过去的孩子挨骂还挨打,为什么抑郁自杀的没有那么多?

浏览:1157   发布时间: 09月01日

「来源: |mom看世界 ID:xyzmom」

刚刚过去的暑假,又发生了多起孩子自杀的悲剧。

上海14岁的女孩,因为不堪学业压力和父母的辱骂,选择了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。

哈尔滨15岁男孩,因为与母亲拌嘴,一气之下跳楼轻生,幸好邻居和消防人员及时赶来,他才最终获救。

如果我们把时间再往前推,孩子轻生、自杀的事件,不在少数。

山西14岁女孩,因为琐事,爬上高楼欲轻生湖北14男孩,因违反校纪被妈妈当众责骂、扇耳光后,从学校教学楼一跃而下广东14岁男孩,因为在学校被批评,选择轻生上海17岁少年,因为与母亲发生争执,跳桥身亡……

每次发生这样的悲剧,所有人都会为一个个鲜活生命的逝去,感到惋惜和痛心。

《中国儿童自杀报告》显示:在我国,每年有大约10万孩子死于自杀。

而他们自杀的原因,大多是因为生活压抑、自身抑郁导致的。

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《全球青少年健康问题》报告,也曾明确指出:抑郁是10-19岁青少年致病、致残、致死的主要原因。

说到抑郁,尤其是青少年抑郁问题,父母们的态度大多分为两种:

第一种,认为抑郁和自家孩子压根就不沾边;第二种,觉得孩子抑郁的根本原因,就是太脆弱、太娇气。

我们经常会听到这样的声音:

现在的孩子,真是打不得、骂不得,稍不如意就抑郁,要死要活的。我们小时候,谁还没挨过批评、受过骂,不都这么过来了,只能说现在的孩子太娇气,动不动心理就出问题。

但,事实真的如此吗?

抑郁,离孩子有多近?

据《中国青年发展报告》的数据统计:

在中国,约有3000万青少年(17岁以下)存在情绪障碍和行为问题。

具体到抑郁,其实从20世纪80年代,学者们就有关注。数据显示,当时存在焦虑、抑郁问题的青少年,占比0.6%。

而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国青少年抑郁的问题,越来越凸显。

《2009年和2020年青少年心理健康状况的年际演变》蓝皮书报告显示:

2020年青少年的抑郁检出率为24.6%轻度抑郁为17.2%,重度抑郁为7.4%。

从性别看,女生抑郁的比例要高于男生。

从年龄看,随着年级升高,抑郁概率也会升高。

小学抑郁检出率为10%,到了初中30%,到了高中增加到40%,其中,重度抑郁占比10.9%-12.5%。

从这些数据看,青少年抑郁,远比我们想象中要普遍。

为什么从前打骂都没事,

现在却这么容易抑郁?

我从不赞成打骂教育,但有一个疑问,在心里盘旋很久了。

现在生活条件越来越好,父母对孩子的关注,也比我们小时候要多得多。

可是,为什么抑郁的孩子却越来越多了?!

要知道,我们小时候,经常会受到训斥,甚至还会挨揍,但身边很少有人抑郁呀。

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?

说到底,是因为我们和孩子所处的时代不同了,教与养的环境,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
高期待的父母

虽然他们(有时)看起来凶神恶煞,但内心真的不焦虑

排除家暴虐待,爸妈打我们都是偶发独立事件,不存在持续的永续原因。

那时候的父母,还没有被“卷”起来。还没有多少人“先富裕起来”,大家都过着差不多的生活,教育的分化作用还不明显。

我们父母那一代,考上大学的人不多,属于凤毛麟角的那种。考上大专就已经很不错,因为毕业了就可以找到一个好工作。

当然,父母的文化水平不算高,不代表他们不重视读书。毕竟,咱们中国人自古对“金榜题名”都很向往。

但父母对我们的要求,但大多也就局限在上课认真听讲、下课努力预习复习,中考、高考加油苦读。简单来说,在学校好好学习就行。

到了我们这代为人父母,就不一样了。

高学历似乎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。

放眼望去,一二线城市好学区的牛校,父母的优秀肉眼可见。别说大学毕业了,硕士、博士、博士后、藤校海归,都是扎堆算的。

父母的学历高了、文化水平上去了、眼界宽了,自然而然地,对孩子的期待也就变了。

之前是努力学就行,现在是出成绩才行。更有甚者,不光要出成绩,还必须是第一、第二,最不济也要前几名。

为了让孩子有个好成绩,大家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,要么找私教、培训班,要么自己在家“鸡”。

从这些年愈演愈烈的“鸡娃内卷”,就能看得出来。

然而,父母对孩子的高期待,除了自身的高学历之外,更多的则来自对“阶层”和“成功”的渴望。

社会的阶层分化、巨大的财富差距,让父母们每天都裹挟在“要成功”的焦虑中:

成功的人,想要自己的孩子,守住既得的一切;尚未成功的人,则将厚望寄托于孩子,希望他“有朝一日飞上枝头”。

但不管身处什么位置,所有父母都极度排斥和拒绝一件事,那就是——自己的孩子不如自己。

所以,他们将自己的高期待,化作一记记“鸡娃”组合拳,重重地落在孩子的身上

殊不知,自己落拳之际,也是孩子崩溃之时。

就像《小舍得》里的子悠,妈妈对他的高要求,以及随之而来的学习压力,让他透不过气来。

他曾满眼愤恨又委屈地说:

我觉得我妈妈不爱我,她爱的是考了一百分的我。你每次看到,我没有读书写作业,你就难受,你每看到我闲一小会儿,你就想让我多背几个单词,多写一张卷子。

高焦虑的孩子

不知大家可还记得,杭州那个5岁就要上十几个兴趣班的小女孩。

在“双减”政策出台前,很多孩子都处在这样一种“高饱和”的学习状态中。

《儿童蓝皮书:中国儿童发展报告(2019)》显示,中国有60.4%的儿童参与课外班。

相比之下,我们小时候确实没有这么大的课业压力。放学回家,基本上就是做作业,然后就是满院子疯玩。

就算有兴趣班、课外班,最多也就一两个,完全不会像现在这样,多到让孩子完全吃不消。

《2009年和2020年青少年心理健康状况的年际演变》数据显示,过重的课业、过多的培训班,大量挤占了孩子的睡眠时间。

2020年青少年的平均睡眠时长为7.8个小时。

其中,小学生的平均睡眠时长为8.7个小时,初中生7.6个小时,高中生为7.2个小时。

这一数据,远低于《健康中国行动(2019-2030)》中倡导的小学生不少于10小时、初中生不少于9小时,和高中生不少于8个小时。

长时间的睡眠不足、睡眠不稳定,会持久地影响孩子的精神状态,导致学习效率低、成绩不好。

时间久了,形成恶性循环,从而引发焦虑、甚至是抑郁

同时,父母的高期待、甚至是因为成绩不理想而导致的打击教育,很容易让孩子养成“只能赢、不能输”的极端心态。

虽然孩子嘴上不说,但父母对好成绩的追求,早已深深地影响了他们。

成绩好,父母不一定会夸奖;但成绩差了,一定会受到批评、甚至是辱骂。

有孩子说,考试考不好,爸妈直接让他罚站一整晚;还有的孩子说,成绩退步了,爸妈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,甚至还让他滚出家门。

这样的家庭教育模式,会让孩子觉得学习和成绩,就是生活的全部。

他必须时刻保持好成绩,一旦退步,就会产生自己一无是处的绝望感,仿佛跌入深渊,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。

对于深陷压力泥沼的孩子来说,父母的批评、辱骂,不仅仅是语言和肉体上的攻击,更是在给他的痛苦不断地加码。

心生绝望,却不知如何是好,只能一点点看着自己崩溃。

我不禁想起白岩松讲过的一个小故事:

2012年,伦敦奥运报道的一次见面会上,一位记者问过这样的问题:体育是怎么影响一代人的?奥组委的一位官员回答说:体育教会了孩子怎么赢,也教会了孩子如何体面且有尊严地输。

但为人父母的我们,似乎只教会了孩子要赢,却忘记告诉他,输了也没关系。

现在的孩子在焦虑、脆弱的背后,还藏着无处宣泄的情绪。

美国作家理查德·洛夫在他的著作《林间最后的小孩》中,提出过一种现象,叫作“自然缺失症”。

它并非医学上的疾病,而是一种危险的现象。

研究发现,现在的孩子大多生活在钢筋水泥的城市中,与大自然接触的时间越来越少。

《中国城市儿童户外活动蓝皮书》显示,每4个孩子中,就有1个每天户外活动不足1小时。

因为缺少在大自然中的玩耍,孩子们的负面情绪得不到宣泄和排遣,更容易导致注意力紊乱、感觉迟钝,更容易近视、患上抑郁症。

也因为缺少与自然相处的时间,孩子很容易陷入单向思考的的怪圈,眼中只有自己,很容易钻牛角尖。

相反,我们小时候,不是上树掏鸟窝、就是下河抓蝌蚪,还有的光盯着蚂蚁搬家,就可以度过大半天。

与大自然的接触,可以让我们忘却学业的烦恼;

运动后的大汗淋漓,也让我们那无处安放的情绪,得到了排遣和疏解。

与大自然在一起,可以让孩子们深刻体会到世界的丰富和奇妙,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和单一,同时也会意识到在“自我”之外,还有更大的世界。

无孔不入的社交媒体

相比我们小时候,我们的孩子是伴随着互联网成长起来的。

他们出现在一个科技日新月异、信息爆炸的年代,手机、电脑、ipad,这些东西是我们小时候想都不敢想的。

信息的极大丰富,开阔了眼界,但也同时带来巨大的落差和焦虑,这是在“傻玩疯跑”中长大的我们,不能体会的。

美国圣地亚哥大学的温格博士,曾做过一项儿童心理研究。

他针对1976年到2016年的800万青少年(13-19岁)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查研究,结果发现:

美国青少年抑郁症患病率大幅提高,和孩子们在社交媒体上花费的时间过多(平均6-8小时)相关。

澳大利亚心理学家迈克·格雷格认为:

青少年过度沉迷社交媒体,会导致过度的自我客观化。换句话说,他们更在意外界的评价和比较,变得不自信了。

我们小时候,物质生活远没有现在这么丰盈。所以,那时候吃到好吃的、穿上好看的衣服,得到心爱的玩具和书,都会让我们欣喜不已。

相比之下,现在的孩子衣食无忧,物质条件对他们来说,远没有我们那会儿重要。

他们越长大,越在意自己的情绪和感受,越关注精神上的自我满足。

发达的网络信息,让孩子看到了更广阔的世界,他们会忍不住将自己与他人做比较。

在“牛人遍地”的网络上,孩子看到了世界的参差,他们会发现,在任何一个方面,都有比自己牛、比自己厉害的人。

这样前所未有的巨大落差,让他们看到了自己的平庸,渐渐变得敏感、自卑起来。

这感觉,就像是“你努力半生,还不及人家的起跑线”这样的无奈和绝望。

如此挫败的情绪,成年人尚且无法及时排遣,更何况是世界观尚未形成的孩子。

父母的忽视

一说起抑郁症,很多人都会觉得,是情绪低落、悲观厌世。

但其实,抑郁症在最开始的时候,也并非都是如此。

尤其是青少年的抑郁症状,相比成年人,更具有隐蔽性。

美国儿童青少年精神医学会(AACAP)认为,儿童抑郁症状与成人的差异在于情绪和行为的变化:

悲伤、爱哭、无理由的发脾气、甚至怨恨从事过去喜欢的事情时,没有之前快乐了跟朋友在一起活动的时间变少了食欲或者体重,出现了变化睡眠变少、甚至连续失眠精力不充沛,容易感到疲劳注意力不集中低自尊,感觉自己什么都不是、一无是处不愿意上学、在学校的表现也发生变化有自杀或想死的念头

相比上面的表现,爸妈对抑郁症的忽视,甚至是质疑和嘲讽,会让孩子的抑郁越来越严重。

知乎上有这样一个问题“有多少抑郁症是父母造成的?”关注者高达2.4万+,被浏览了1000多万次。

其中一个高赞回答,揭露了父母子女对抑郁症认识的分歧。

我:妈,我犹豫很久要不要和你说……我已经尝试过几次自残,希望能去看一下心理医生。妈妈:你这孩子怎么回事?妈妈这么爱你,你有什么不高兴的?我:可是,我没办法抑制啊。妈妈:你就是爱胡思乱想,又没缺你吃缺你穿,我养你不是为了让你去医院装精神病丢我的脸的。老实说吧,是不是不想上学?

有人说,这世界就没有什么“感同身受”,哪怕是父母子女、爱人之间,也是如此。

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心里始终有点憋屈,又有点悲伤。

可能是因为我忽然发现,很多父母和子女,早就活成了彼此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对很多抑郁的孩子来说,一次又一次刺痛他们的,不仅仅是病痛,更是来自爸妈的不理解和偏见。

也许,帮助孩子的最好方式,就是从看见孩子的伤痛、尊重他们的悲喜开始。

参考资料:

《中国儿童自杀报告》《中国青年发展报告》《全球青少年健康问题》报告

中科院《2009年和2020年青少年心理健康状况的年际演变》

《中国城市儿童户外活动蓝皮书》

《林间最后的小孩》

知乎问题:有多少抑郁症是父母导致的?

人民网,青少年抑郁症逐年增加 或与沉迷手机网https://www.aacap.org/AACAP/Families_and_Youth/Facts_for_Families/FFF-Guide/The-Depressed-Child-004.aspx

川妈说说

最后还要重申一遍:打骂孩子,绝对是不对和不好的教育方式。我们小时候挨的打骂,不是没有造成负面影响,而是很多都隐藏起来了(应该有很多童靴懂得我的意思)。只不过,现在的孩子,除了被打骂,还需要面对更多、更隐蔽的负面影响,比如父母持续的焦虑、学不完的习、上不完的辅导班。

看着那些抑郁的孩子,想着前几天大宝跟我说“自己有时不开心”,胸口像被突然打了一拳,心里很闷。虽说“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”,但从小就不开心,过得再富足,又有什么意义?

时刻提醒自己,无论如何,我们的终极目标都是孩子的健康快乐。与君共勉。

主营产品:其他工程机械,其他矿山机械,矿山机械配件,塑料管,除尘器,热喷涂材料,支架/灯架,矿业输送设备,其他工程机械配件,通风机,振动、振荡压路机,液体过滤器,其他管道及液压设备,采样器,填料/填充剂,凿岩机,拔管机,除尘机,泵,其他建材机械,气锯,路面开槽机,其他气动元件,矿山钻机,复合管,注浆机/灌浆机,光学加工机械,气动、电动单元组合仪表,轮胎压路机,轨道交通设备,水泥,气动切割机,消防泵/泵组,泵配件,钢筋加工机械,沥青混凝土摊铺机,混凝土泵/砼泵、混凝土泵车,防爆电机,挖掘机,射线探测器材,其他安检防爆器材,PUR(聚氨酯树脂),固定电话,防爆灯,更多 >>